注塑企业展示

总经理未签书面劳动合同能否获得双倍工资?

共融提示

1、《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值得注意的是,该条规定并没有区分普通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即无论是普通劳动者还是高级管理人员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时都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2、虽然该案例法院没有支持高级管理者双倍工资的诉求,但是实践中不乏有支持高级管理人员双倍工资的案例,对于用人单位来讲,在聘用高管时还是要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否则在出现纠纷时无法有效保护用人单位利益,而且高管的工资较普通劳动者高,一旦发生纠纷用人单位的损失会更大。

裁判要旨

马某在某公司处原任总经理职务,负责公司运营管理工作。根据某公司架构图可知马某负责包含人事部门在内的各部门工作,且在明知人事管理制度对签署劳动合同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马某作为管理者,其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未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应承担不利后果,其要求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案号:(2018)津0111民初10668号

案情简介

马某于2017年11月13日入职某公司处,总经理岗位。马某工作内容为负责天津西青某门诊公司、天津河西某门诊公司口腔门诊部公司、天津市和平区津湾某门诊公司、天津市津南区某门诊公司四家公司的运营管理工作,其工作受董事长陈某管理。

某公司、马某未签订劳动合同。某公司称双方没有约定提成工资。马某称其入职时口头与某公司董事长陈某约定以马某管理某门诊公司旗下四家门诊部实际月度销售总额的5%计算绩效工资,双方约定绩效工资按季度发放,但实际并未发放。双方劳动关系于2018年8月31日解除。

某公司提供的公司架构图显示马某负责某公司人事部门在内的各部门工作。某公司提供的人事管理制度载明:“员工入职一个月后须签署正规《劳动合同》”。马某提供的离职证明载明:“兹证明马某于2017年11月13日入职天津某门诊部公司并担任总经理职务,全面负责某门诊公司旗下4家门诊部单位的运营管理工作,马某任职期间负责运营管理的门诊机构具体为:……。马某在某门诊公司任职期间薪资待遇为:

1、自2017年11月13日起至2018年2月28日止,马某基本工资按照人民币8000元/月计算发放。

2、自2018年3月1日起,马某月度工资总和为:基本工资人民币18000元/月加上月度绩效工资(月度绩效工资计算方式为:某门诊公司旗下上述4家门诊部单位的实际月度销售总额的5%计算),其中基本工资在每月固定工资发放日发放,绩效工资按季度累计发放。

3、马某所有工资均为税后实得工资,某门诊公司公司按照法律规定负责为其工资缴税。马某于2018年8月31日提出辞职,不再继续担任某门诊公司总经理之职务且不再继续负责某门诊公司旗下的4家门诊部机构的运营管理工作,其任职期间工作表现良好”。落款处有天津西青江湾某门诊公司门诊部有限责任公司、天津河西某门诊公司口腔门诊部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市津南区深白某门诊公司口腔门诊部三家单位的签章。法定代表人处加盖“陈某之印”的名章。

某公司称2018年9月12日马某拿着一份尽职调查表到某公司处要求董事长陈某给盖章,该调查表内容大致为马某在某公司处工作的表现,某公司查看后予以盖章,该表内并无绩效工资约定等内容表述,与马某提供的离职证明内容不符。某公司陈述当时在尽职调查表中盖章的过程为陈某通知孟璐将公章取来并加盖,在该份尽职调查表中陈某为马某加盖了西青、河西、津南三个单位的公章,每个公章加盖一遍没有重复,该份尽职调查表中没有加盖人名章。陈某将盖完章的尽职调查表交给马某,因有其他人到访陈某办公室,故马某主动要求将三个公章归还至孟璐处,其将三个公章拿出陈某办公室,但印泥仍留在陈某办公桌上。后马某将三个公章拿到马某原办公室(与陈某办公室紧挨着),马某私自加盖一些文件,某公司不清楚加盖了什么文件,马某盖章时被某公司财务处员工张小玲看到。陈某给马某尽职调查表盖章时办公室里有案外人高某、宫某在场。

马某称2018年9月12日其拿着打印好的离职证明到某公司处找董事长陈某盖章,经双方协商某公司同意后加盖。马某到陈某办公室后,陈某让孟璐将公章拿到其办公室,陈某在离职证明上加盖的公章、人名章及骑缝章,加盖后因陈某有朋友到访,故马某拿着离职证明(马某的证据一)就离开了,马某离开时公章还在陈某办公室。某公司提供张小玲的证人证言载明:“马某离职后9月某日看见马某在他原办公室盖章,当时屋内没有其他人。”某公司提供证人宫某、高某的情况说明,情况说明载明内容与证人出庭陈述内容存在不一致情况。依据马某提供的公证书显示某公司2018年3月至7月工作量总计为1208182.66元。马某称工作量总计为销售额,某公司称工作量总计为应得的销售额。

天津市西青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10月23日作出津西青劳人仲裁字[2018]第688号仲裁裁决书。仲裁裁决向马某支付2017年12月13日至2018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28781.66元及绩效提成工资60409.13元。某公司不服仲裁,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马某在某公司处原任总经理职务,负责公司运营管理工作。根据某公司架构图可知马某负责某公司包含人事部门在内的各部门工作,且在明知某公司处人事管理制度对签署劳动合同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马某作为管理者,其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未与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应承担不利后果,其要求某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文章来源自:共融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