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企业展示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后补充提出的解除理由是否能做为用人单位合法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据?

案情介绍

李某于2020年6月1日入职A公司,岗位为采购专员,双方签订劳动合同,A公司为李某缴纳了社会保险,李某入职时已阅读公司规章制度并签收。2020年9月30日,李某被客户投诉沟通时存在用词不当,无服务意识,其主管领导与李某沟通此事时再次发生争吵,后A公司向李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因李某与客户沟通时无服务意识、工作态度有问题,严重违反公司价值观,即日起与李某解除劳动合同。

后李某不服,向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A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仲裁庭审中,A公司补充提出李某除了存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载明的情况,还存在多次旷工的情况,已经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的规定,A公司可与李某解除劳动合同而无需支付赔偿金。

焦点问题

A公司是否可以补充提出的李某存在多次旷工严重违反公司制定为由不支付赔偿金?

解答

A公司在与李某解除劳动合同时的理由仅为李某存在无服务意识、工作态度有问题、严重违反公司价值观,并不包括李某存在多次旷工严重违反公司制定这一理由。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浙江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三)》的相关规定,A公司以李某存在多次旷工、严重违反公司制度为由主张与李某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无需支付赔偿金的辩称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仲裁委对公司的辩称不予支持。

法律依据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浙江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三)》第八条:用人单位以劳动者存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情形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在仲裁或诉讼程序中,用人单位又补充提出劳动者存在用人单位可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事由或情形,对此如何处理?

答:对用人单位是否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审查,应当围绕用人单位在解除劳动合同当时所提出的事由或情形,用人单位事后补充的劳动者存在用人单位可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事由或情形,均不纳入审查范围。

典型意义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时应当完整、明确的写明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的解除理由,并且应当有充分证据证明,以免因证据等准备不足导致在后续劳动者提起的仲裁中败诉。


文章来源自:翁昕 四川省总工会驻杭州法律援助联络站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